<listing id="hxrn7"></listing>
<var id="hxrn7"></var>
<menuitem id="hxrn7"></menuitem>
<cite id="hxrn7"><video id="hxrn7"><thead id="hxrn7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hxrn7"><video id="hxrn7"><thead id="hxrn7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hxrn7"><strike id="hxrn7"></strike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hxrn7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hxrn7"></menuitem>
<cite id="hxrn7"><span id="hxrn7"><menuitem id="hxrn7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hxrn7"></var>
<var id="hxrn7"><strike id="hxrn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xrn7"><strike id="hxrn7"><listing id="hxrn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xrn7"><dl id="hxrn7"><listing id="hxrn7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hxrn7"></var>
<var id="hxrn7"><strike id="hxrn7"></strike></var>
[ 繁體中文]  
 您現在的位置:化纖信息網 >> 市場縱橫·市場速遞 >> 正文

2022年中國將失去“世界工廠”地位?

2021年05月27日15:44 【作者: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】     
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為外部投稿,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CCF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及數據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中國年輕人對制造業的熱情正在下降。

  董生是廣州仁義勞務派遣有限公司的老板。2006年,他剛進入勞務中介行業,彼時企業來挑工人,“要多少人,有多少人”。但從前年開始,招工變得一年比一年難。去年,一天還能招200多人,今年4月末,這個數字下降到70人左右。

  《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,根據這份報告顯示,2020年中國農民工的數量為28560萬人,同比2019年減少了517萬人,其中在制造業領域中占比27.3%。針對統計局的這份報告,經濟專家馬新遠表示:“年輕人很清醒,他們喜歡自由,不喜歡工廠的工作氛圍,這個形勢不容樂觀,到了2022年,世界工廠的地位或將不保!

  年輕人更加崇尚自由,更加注重個人生活體驗,更加在意生活質量,相對于制造業工廠里枯燥,重復,簡單的體力勞動而言,年輕人更加喜歡外賣,快遞,直播,自媒體等自由的新興職業。工廠老板說:“現在已經不招年輕人了,就算招了,干不到一個月又走了,年輕人來的時候走看看,又看看,最后愿意留下來干活的,20個人中一個都沒有!

  甚至有日本大和證券曾作出預測,中國最遲將在2022年失去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。

  2008年至2018年,中國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數量平均年增長率為-2.84%,更多年輕人轉而投向外賣、打車、快遞、直播等新興的服務行業。遼寧人陳淳(化名)20歲出頭,剛來深圳成為一名快車司機。在他看來,開車的工作自由、靈活,要比進工廠做學徒輕松不少。

  中國制造走到了變革的關鍵節點,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的歷史已經翻篇。4月28日,英國《金融時報》報道,中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或出現總人口低于14億的結果。當下,深度老齡化迫近、人口紅利窗口關閉,土地、原材料、海運物流等成本齊刷刷上漲,正將中國制造企業推向新的境況中。

  國際環境也頗為復雜。逆全球化思潮與新冠肺炎疫情促使歐美、日本等發達國家重新審視產業鏈的全球布局,紛紛出臺補貼政策鼓勵企業將制造業回遷。中國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愈發受到泰國、菲律賓、越南、印度尼西亞、老撾、柬埔寨和緬甸等東南亞國家,乃至以墨西哥為首的南美諸國的挑戰。

  3月底,工信部數據顯示:中國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已經從2006年的32.5%下降至2019年的27%左右,嚴峻的狀況要引起重視。多位專家表示,制造業比重下降不僅會拖累當期經濟增長,影響城鎮就業,還將帶來產業安全隱患,削弱中國經濟抗風險能力和國際競爭力。

  中國為什么留不住這些勞動密集型工廠?

  核心因素是人力成本的上漲!國家統計局4月3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:2020年,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4096元,比上年增加138元,增長3.5%,是增速最快的行業。對比2006年,進城務工經商的農民工的平均月收入僅為966元。

  今年春節后,浙江某電氣有限公司下屬的一家子公司,一個普工都沒招到。

  為了趕貨,行政人員不得不跑到車間加班,僅3月份就加了29天班。董事長李志雄感嘆:“原來很多人口輸出大省,現在都輸不出去了,F在溫州的外地人比重越來越少。人家出來上班十年二十年,等到小孩開始讀高中、讀大學,就不再出來了!

  很多時候,并不是雇主愿意提高工資,就能招到員工。在江蘇啟東,趙曉(化名)的父親經營著一家小規模的大理石加工廠。趙曉在網上發帖招工,將目標年齡定在30歲至50歲間,月薪給出7500元,有經驗,工資還可以再漲。但招了半年多,合適者寥寥。

  工廠過度提高工資將面臨無利可圖的窘境,同時,年輕人的擇業觀念也在轉變。這些年,中國新一代年輕人的成長環境得到極大改善,農村孩子不愿再像父輩那樣,從事高強度加班、低福利保障、工作環境簡陋以及流水線、螺絲釘式的普通制造工作。制造業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正在減弱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經濟欠發達的國家承接中國制造業轉移的優勢就凸顯出來了。

  前年,有業內人士考察過烏茲別克斯坦的制造業投資環境:中國一家企業在當地投資,享有土地、廠房、稅收等方面的政策優惠,派駐20多個工程師,大量雇傭當地員工,每人月薪在1000元左右,一年的凈利潤能達到兩三億元人民幣。

  “人家也很能干,天天加班,沒問題的! 現在溫州的普工工資不提到6000元,已經很難招到愿意干活的人。而在印度,每人每月的工資僅600元-800元,中國已經沒辦法和越南、印度等國家拼“人口紅利”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制造業始終是中國實體經濟的根基,全國327萬家制造企業吸納了1.05億人就業,占總就業的27.3%,居各行業之首。中國最具有競爭力的產業就是制造業,制造業比重下降肯定會對整個國家的競爭力產生很大影響。參照國際經驗,即便是美國,制造業比重過低,也確實會產生一系列風險。

  數字化轉型、精益化、少人化,才是制造業出路?

  業內專家認為,要實現制造業勞動生產率達到發達國家三分之二左右水平,不能指望人口增長,只能依靠智能制造。

  打造無人工廠、實現工業自動化,是解決用工難題、降低工業生產成本、提高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競爭能力的核心;通過智能制造提高品控能力與產品質量,也能促進產品質量提升,向歐美國家看齊。

  4月14日,工信部發布了《“十四五”智能制造發展規劃(征求意見稿)》,提出到2025年,建設2000個以上新技術應用智能場景、1000個以上智能車間、100個以上引領行業發展的標桿智能工廠,重點行業骨干企業初步實現智能轉型;到2035年,規模以上制造業企業全面普及數字化。

  而2015年以來,中國已經陸續在近百個行業中遴選了超過200項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,探索初見成效。長虹智能制造產業園就是其中之一。這家投資約55億元興建的產業園,涵蓋智慧顯示終端、智慧能源及相關配套產業,將工業機器人、機器視覺、邊緣計算等技術引入了生產流程中。目前,長虹智能生產線能減少70%的人力、人均產出效率提升65%、物流自動化率達到95%。

  少人化是智能制造的一個發展方向,但少人化不等于無人化。長虹探索智能制造最終想解決的問題,是以工業化手段滿足個性化的消費需求,在物聯網時代以柔性化生產承接碎片化訂單,實現大規模的個人定制生產。前景可期,但對于中國服裝業等中小企業而言,實現智能制造有更長的路要走。

  “自動化要循環漸進去推,不要短時間追求完全的高端自動化!睂<医ㄗh,企業因地制宜進行數字化車間改造,第一年少投資點,讓員工和管理團隊先適應,從車間每年遞增的人工需求開始,解決員工缺口需求。第二年見效益后,再酌情而定,保持生產需求穩定,人機結合,保證企業資金投入和自動化設備應用有一個良好的推進。

  服裝界智能制造不應該設定統一的標準進行衡量,企業根據自身的行業特點、業務開展方式、供應鏈、人員流動等情況,做到現階段最佳平衡,再不斷提高信息化與數據利用水平。


標簽:智能制造
[0]
[0]
相關資訊
歷史資訊
 >> 關閉窗口<<
总裁爹地宠上天_手机国产乱子伦精品视频_超级战神在都市林北_未发育的学生洗澡在线观看_国模的国模粉嫩露出毛图片_男人激烈吃奶让女人爽视频